从崂山太清宫正门走进,山东建筑节能——崂山太清宫

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:1 天

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:1 天

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:1 天

崂山太清宫亦称“下清宫”,或称“下宫”,位于青岛市崂山南麓老君峰脚下,迄今已有2100多年历史。占地面积达三万平方米,建筑面积为2500平方米,有道士六十余人,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,被称为“天下第二禁林”。

图片 1

作者去了这些地方:
崂山

作者去了这些地方:
崂山

作者去了这些地方:
崂山

据《太清宫志》记载,西汉建元六年,张廉夫弃官隐居修道,供奉三官,取名“三官庵”。唐朝末年,道士李哲玄又在今三皇殿处供奉三皇,取名“三皇殿”。建隆元年,道人刘若拙被宋太祖敕封为“华盖真人”,并拨巨款,奉敕回崂山修建道院,公元980年前后在此处创建太清宫。

山东建筑节能——崂山太清宫

青岛

青岛

青岛

太清宫正门口影壁刻有“道法自然”四字真言,取自《道德经》道篇“人法地,地法天,天法道,道法自然”。不仅昭示着做人做事的处世准则,也是修真证道的不二法门。

说起山东菏泽建筑,最为有名的就是山东齐国故城遗址、山东台儿庄故古城、山东蓬莱阁、山东崂山太清宫等山东标志性建筑。山东是中国的经济大省、人口第二大省、中国温带水果之乡,国内生产总值列全国第三,占中国GDP总量的1/9。2013年,山东与广东、江苏,一起被评为中国最具综合竞争力省区。以下是中国本网为建筑人士整理相关山东建筑资料,具体内容如下:

发表于 2000-08-15 14:01

第 四 篇 作 者 : 浪 子
大巴进入了崂山风景区,第一站是八水河,顾名思义是由八条河的水汇聚而成。上次来没有看见高高的水坝,也没有看见龙潭瀑下的石拱桥,看来十几年来崂山人做了不少事。烈士的雕像还在,绝壁上“龙吟”两个字清清楚楚,因为是枯水季节,瀑布变成了小溪。游人忍不住下到拱桥下面,到龙潭戏水。花岗岩岩石被水磨得非常光滑,但肉眼看去不觉得,当把脚伸上去时,就会感到脚下抹了油。一位女士惊叫着:“我的镯子!”原来她滑倒了,右手重重地摔在岩石上,把一只价值两千多的翡翠手镯摔成了三截。
上次来这里,山民们多以卖德州扒鸡、山货、海货为主。这次来,德州扒鸡已被自制的山鸡取而代之,新添了烤鱼片。山鸡个个经过了染色,红红的,煞似悦眼。但仔细想想,每个小摊上放着十几二十只,这崂山的山鸡也成熟得过快的;否则,怎么能跟得上如今的商业步伐。再看看山民的制作,还真不敢随随便便地把那些东西往嘴里塞。
以前的山民非常纯朴,现在的山民也随着计划经济转入市场经济完成了转轨。自家修了一个简易的厕所,一人把门,不交五毛钱不得入内。一位深圳来的代表,从卖自制工艺品的小摊旁走过,不知是她的挎包还是别的什么碰倒了一块工艺石,与木头基座分了家,石头上也出现了豆点大的坑。摊贩出口就要她赔八百,会议的主持者前来调停,不出三言两语,摊贩就要动武。最后,以赔付五十了结。
来到太清宫已是午饭时间。跟着导游进了一家叫“东风饭店”的餐馆。茶水未上,米饭先行上来了。茶水用闭,饭致冰凉,回锅的菜才铺天盖地地上了桌,这大概是从泰国引进的机制,好让游客快快吃完走人。公平地讲,饭菜还算可以,但做法上有点糟蹋了好东西,惟有香螺味道特别,果真有股自然的香味。
用完餐,去了一趟洗手间,分明看见是“男厕”,进去后一拉单间的小门,发觉里边的人着装不对,慌忙把小门关上。好不容易等小门开启,钻出来的人绝对不是男士。这里是男女公用,庆幸这里的人见怪不惊,没有被当作流氓抓起来,或挨一顿暴打。出来时,正遇一位女代表急着找厕所。摇手一指,她站在厕所外边难受地张望良久,就是不敢迈腿进去。她还以为我们在使坏,要不是伙房的厨师出来告诉她,还不知她要在那里憋多久。
出了餐馆,又有一位代表把一个本来就挂得很玄的海龟壳碰翻在地,把左后爪摔断了。好一番争执,差点又动粗,还是会议主持者出面调停,标价两千八百元的海龟壳赔了一百元。
崂山本不算华夏什么高山,海拔不过一千三百三十米,但滨海能有这样的高山直入大海,也属罕见。故而,到这里一游,主要是看山看海。崂山还是那样怪石林立,石缝中长树,这里的树木要有顽强的生命力,既要抗旱,还要牢牢把握很浅的表土。重游崂山,已是年近不惑,已无往日的冲劲,没有敢上崂山顶,再去看看山那边的军港。五天前刚爬过道教另一座名山——青城山,去青城山第一峰拜会过骑在铜牛背的张三峰,双脚已成残疾之势,未敢再到这里来逞能。
青岛人信奉“一生二,二生三”;所以,太清宫分三官殿、三清宫、三皇宫。道家无寺庙一说,只有宫、殿、观之称。崂山的宫也罢,殿也罢,用石条砌垒,灰瓦盖顶,气势都不宏伟,但构造紧凑,看上去象农家小院。宫殿虽显简陋(可能崂山派追求简朴),树木也不多,但这里的能寻到奇花异木。三官殿传闻系邱处基始建,供奉天官、地官、水官。殿门前一边一棵银杏,传说是邱处基亲手所栽,如今非常粗大,大概要三人才能合抱。导游小姐要大家猜哪一棵雌,哪一棵雄。大家把殿门右边那棵认作雄树,左边那棵认作雌树,因为旁边有棵小银杏,有母子之情。结果,导游小姐说“错”。纯阳派不戒婚娶,没有严格的戒律;而全真派不能婚娶,戒律严格。邱处基是全真派的始祖,自然不会容忍殿内有雌树。
进了殿门,院内正中是殿堂,旁边耳房是道士的居室。院真正的奇景是两棵耐冬,左边的开红花,娇艳似火;右边的开白花,洁白如雪。蒲松林累试不第,躲到太清宫来养性,写人写鬼流传后世,就是从这两棵耐冬身上得到了灵感,写出了缠绵的人鬼情,漂亮柔情的女鬼绛雪就是那棵白花耐冬。
三清宫供奉太上老君、张天师、吕纯阳。院内有一棵古柏,有一株藤树附体,藤树的根深深扎在古柏身上,俨然一对情侣,实属奇观。看着这棵奇木,不免想起刘三姐一句名言:“世上只有藤缠树,哪有树缠藤?”到了供奉伏羲、燧人、神农的三皇宫院内,有一棵三树合一的奇观更是奇特。古柏身上有藤树附体,半中央有棵盐肤木破树而出,尖尖的树枝如锥。两树合一尚能理解为情侣缠绵悱恻,那这三树合一又作何解释呢?望着那伸出来的盐肤木树枝尖如利刺,难道说不是第三者插足?
三皇宫东厢房供奉东华大帝,西厢房供奉王母娘娘,看来阴阳平衡。导游小姐特意交代,女士拜东华大帝,男士拜王母娘娘,千万不能拜错了。
从三官殿到三清宫的路上,有一块大岩石,传说宋代有位道士傍晚途径这里,遇一位白发老人指点迷津,遂提笔写下三个大字,游人怎么认也认不出“遇仙桥”三个字。隔着石阶与之相对的是一棵斜卧的榆树,称龙头榆。导游小姐说,双手触摸必有好运,打麻将盘盘和满牌。
三皇宫旁边有一个小屋名为耿真人祠,不对游人开放,为的是不要让游人去打搅他。明代,崂山发生了长达十五年的佛道之争,耿玉兰在这场佛道之争中成为崂山道士的恩人。为了不忘怀恩人,崂山道士特辟这间小屋为耿真人祠。当年,一个叫阚山的和尚行游完天下之后,相中了崂山这块风水宝地,就此住了下来,立志要在这里修建一座寺庙。他先是与崂山的道士套近乎,让道士们放松了警惕。他与皇后有私情,鼓惑皇后从皇帝那里讨了圣旨,堂而皇之地在三清宫门前兴建海印寺。道士们多次赴京都无功而返,只好经人指点去求助于京城的一位高僧耿玉兰。耿玉兰在皇帝那里打赢了官司,讨得撤除海印寺的圣旨。海印寺已不复存在,可遗址还在,一块石碑刻着警世遗言,警示后人不要放松警惕欲侵占家园的贼人。
官家来抄撤寺庙,阚山逃匿,不知去向。可后来人们发现太清宫背后的山头上出现了阚山的影子:一块形似和尚的巨石被另一块扁平的岩石遮挡了一半。人说阚山自感惭愧,不敢正眼看崂山道士,才在那里躲躲闪闪。抑或是狼子野心不死,还在窥视着什么。
与三皇宫大殿相对,是一个亭子。传闻当年蒲松林常在这里构思他的“人鬼情未了”——《聊斋》。导游小姐说,到亭子里坐一坐,必能考上博士。想想蒲松林致死也只混到贡生,就知道导游小姐的话难以置信。
走下三皇宫用条石垒砌的平台,一眼泉水便在脚下。泉水终年不枯,即使久旱之后;所以定名为“神水泉”。青岛多泉水,制成青岛啤酒,名扬天下,早已众所周知。然而,用崂山泉水制成的崂山啤酒同样甘醇,天下人知道的并不多。
回到海大,双腿又有朝残疾方向发展的趋势。告别宴会之后,叫出租车司机送到了福山路的良子洗脚房。良子即良家女子,拒收小费,拒干非良家女子所干的事情。四壁贴满了警告:“发现收小费,奖励2800元”。让客人不得不消除胡思乱想(听说青岛有些洗脚房根本不洗脚)。经过一个半小时的洗、泡、捶、拍,全身觉得清爽了许多,可良家女子价格也不匪,八十八元一洗。
回到青岛那瘦小的机场,蹬上归去的飞机,虽不是作阚山式的撤退,但也可默默地说一声:“别了,青岛。不知何是才能再回来?”

发表于 2001-10-13 14:48

大巴进入了崂山风景区,第一站是八水河,顾名思义是由八条河的水汇聚而成。上次来没有看见高高的水坝,也没有看见龙潭瀑下的石拱桥,看来十几年来崂山人做了不少事。烈士的雕像还在,绝壁上“龙吟”两个字清清楚楚,因为是枯水季节,瀑布变成了小溪。游人忍不住下到拱桥下面,到龙潭戏水。花岗岩岩石被水磨得非常光滑,但肉眼看去不觉得,当把脚伸上去时,就会感到脚下抹了油。一位女士惊叫着:“我的镯子!”原来她滑倒了,右手重重地摔在岩石上,把一只价值两千多的翡翠手镯摔成了三截。
上次来这里,山民们多以卖德州扒鸡、山货、海货为主。这次来,德州扒鸡已被自制的山鸡取而代之,新添了烤鱼片。山鸡个个经过了染色,红红的,煞似悦眼。但仔细想想,每个小摊上放着十几二十只,这崂山的山鸡也成熟得过快的;否则,怎么能跟得上如今的商业步伐。再看看山民的制作,还真不敢随随便便地把那些东西往嘴里塞。
以前的山民非常纯朴,现在的山民也随着计划经济转入市场经济完成了转轨。自家修了一个简易的厕所,一人把门,不交五毛钱不得入内。一位深圳来的代表,从卖自制工艺品的小摊旁走过,不知是她的挎包还是别的什么碰倒了一块工艺石,与木头基座分了家,石头上也出现了豆点大的坑。摊贩出口就要她赔八百,会议的主持者前来调停,不出三言两语,摊贩就要动武。最后,以赔付五十了结。
来到太清宫已是午饭时间。跟着导游进了一家叫“东风饭店”的餐馆。茶水未上,米饭先行上来了。茶水用闭,饭致冰凉,回锅的菜才铺天盖地地上了桌,这大概是从泰国引进的机制,好让游客快快吃完走人。公平地讲,饭菜还算可以,但做法上有点糟蹋了好东西,惟有香螺味道特别,果真有股自然的香味。
用完餐,去了一趟洗手间,分明看见是“男厕”,进去后一拉单间的小门,发觉里边的人着装不对,慌忙把小门关上。好不容易等小门开启,钻出来的人绝对不是男士。这里是男女公用,庆幸这里的人见怪不惊,没有被当作流氓抓起来,或挨一顿暴打。出来时,正遇一位女代表急着找厕所。摇手一指,她站在厕所外边难受地张望良久,就是不敢迈腿进去。她还以为我们在使坏,要不是伙房的厨师出来告诉她,还不知她要在那里憋多久。
出了餐馆,又有一位代表把一个本来就挂得很玄的海龟壳碰翻在地,把左后爪摔断了。好一番争执,差点又动粗,还是会议主持者出面调停,标价两千八百元的海龟壳赔了一百元。
崂山本不算华夏什么高山,海拔不过一千三百三十米,但滨海能有这样的高山直入大崂山本不算华夏什么高山,海拔不过一千三百三十米,但滨海能有这样的高山直入大海,也属罕见。故而,到这里一游,主要是看山看海。崂山还是那样怪石林立,石缝中长树,这里的树木要有顽强的生命力,既要抗旱,还要牢牢把握很浅的表土。重游崂山,已是年近不惑,已无往日的冲劲,没有敢上崂山顶,再去看看山那边的军港。五天前刚爬过道教另一座名山——青城山,去青城山第一峰拜会过骑在铜牛背的张三峰,双脚已成残疾之势,未敢再到这里来逞能。
青岛人信奉“一生二,二生三”;所以,太清宫分三官殿、三清宫、三皇宫。道家无寺庙一说,只有宫、殿、观之称。崂山的宫也罢,殿也罢,用石条砌垒,灰瓦盖顶,气势都不宏伟,但构造紧凑,看上去象农家小院。宫殿虽显简陋(可能崂山派追求简朴),树木也不多,但这里的能寻到奇花异木。三官殿传闻系邱处基始建,供奉天官、地官、水官。殿门前一边一棵银杏,传说是邱处基亲手所栽,如今非常粗大,大概要三人才能合抱。导游小姐要大家猜哪一棵雌,哪一棵雄。大家把殿门右边那棵认作雄树,左边那棵认作雌树,因为旁边有棵小银杏,有母子之情。结果,导游小姐说“错”。纯阳派不戒婚娶,没有严格的戒律;而全真派不能婚娶,戒律严格。邱处基是全真派的始祖,自然不会容忍殿内有雌树。
进了殿门,院内正中是殿堂,旁边耳房是道士的居室。院真正的奇景是两棵耐冬,左边的开红花,娇艳似火;右边的开白花,洁白如雪。蒲松林累试不第,躲到太清宫来养性,写人写鬼流传后世,就是从这两棵耐冬身上得到了灵感,写出了缠绵的人鬼情,漂亮柔情的女鬼绛雪就是那棵白花耐冬。
三清宫供奉太上老君、张天师、吕纯阳。院内有一棵古柏,有一株藤树附体,藤树的根深深扎在古柏身上,俨然一对情侣,实属奇观。看着这棵奇木,不免想起刘三姐一句名言:“世上只有藤缠树,哪有树缠藤?”到了供奉伏羲、燧人、神农的三皇宫院内,有一棵三树合一的奇观更是奇特。古柏身上有藤树附体,半中央有棵盐肤木破树而出,尖尖的树枝如锥。两树合一尚能理解为情侣缠绵悱恻,那这三树合一又作何解释呢?望着那伸出来的盐肤木树枝尖如利刺,难道说不是第三者插足?
三皇宫东厢房供奉东华大帝,西厢房供奉王母娘娘,看来阴阳平衡。导游小姐特意交代,女士拜东华大帝,男士拜王母娘娘,千万不能拜错了。
从三官殿到三清宫的路上,有一块大岩石,传说宋代有位道士傍晚途径这里,遇一位白发老人指点迷津,遂提笔写下三个大字,游人怎么认也认不出“遇仙桥”三个字。隔着石阶与之相对的是一棵斜卧的榆树,称龙头榆。导游小姐说,双手触摸必有好运,打麻将盘盘和满牌。
三皇宫旁边有一个小屋名为耿真人祠,不对游人开放,为的是不要让游人去打搅他。明代,崂山发生了长达十五年的佛道之争,耿玉兰在这场佛道之争中成为崂山道士的恩人。为了不忘怀恩人,崂山道士特辟这间小屋为耿真人祠。当年,一个叫阚山的和尚行游完天下之后,相中了崂山这块风水宝地,就此住了下来,立志要在这里修建一座寺庙。他先是与崂山的道士套近乎,让道士们放松了警惕。他与皇后有私情,鼓惑皇后从皇帝那里讨了圣旨,堂而皇之地在三清宫门前兴建海印寺。道士们多次赴京都无功而返,只好经人指点去求助于京城的一位高僧耿玉兰。耿玉兰在皇帝那里打赢了官司,讨得撤除海印寺的圣旨。海印寺已不复存在,可遗址还在,一块石碑刻着警世遗言,警示后人不要放松警惕欲侵占家园的贼人。
官家来抄撤寺庙,阚山逃匿,不知去向。可后来人们发现太清宫背后的山头上出现了阚山的影子:一块形似和尚的巨石被另一块扁平的岩石遮挡了一半。人说阚山自感惭愧,不敢正眼看崂山道士,才在那里躲躲闪闪。抑或是狼子野心不死,还在窥视着什么。
与三皇宫大殿相对,是一个亭子。传闻当年蒲松林常在这里构思他的“人鬼情未了”——《聊斋》。导游小姐说,到亭子里坐一坐,必能考上博士。想想蒲松林致死也只混到贡生,就知道导游小姐的话难以置信。
走下三皇宫用条石垒砌的平台,一眼泉水便在脚下。泉水终年不枯,即使久旱之后;所以定名为“神水泉”。青岛多泉水,制成青岛啤酒,名扬天下,早已众所周知。然而,用崂山泉水制成的崂山啤酒同样甘醇,天下人知道的并不多。
回到海大,双腿又有朝残疾方向发展的趋势。告别宴会之后,叫出租车司机送到了福山路的良子洗脚房。良子即良家女子,拒收小费,拒干非良家女子所干的事情。四壁贴满了警告:“发现收小费,奖励2800元”。让客人不得不消除胡思乱想(听说青岛有些洗脚房根本不洗脚)。经过一个半小时的洗、泡、捶、拍,全身觉得清爽了许多,可良家女子价格也不匪,八十八元一洗。
回到青岛那瘦小的机场,蹬上归去的飞机,虽不是作阚山式的撤退,但也可默默地说一声:“别了,青岛。不知何是才能再回来?”

北九水

在道家的文化传统中,三为大,六为贵,九为尊,在以太清宫为主的建筑群中,三生万物又是如何呈现的呢?

图片 2

相关文章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*
*
Website